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工作动态 > 研究动态

改革开放40年各省GDP变化分析
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4-18
  • 字体:

软科所

地方经济发展的动力到底是何,是改革的制度红利,还是自发的市场红利,当然最成功的是两者兼而有之,政府做好自己的市场制度供给的角色,而企业做好自身的市场竞争与选择,最终推动地方的活力与发展。任何越位都是不合适的。

1978年,中国启动了改革开放的历史,从此计划经济开始逐渐转变为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体制,渐进式改革的背后各省区GDP排位又经历了怎样的一番变化,又道出了怎样的逻辑?在此,我们姑且以10年为一个周期,一起去寻找演进背后的原因。

1978-1988

第一个10年的成绩单: 

在改革开放的最初10年,我们可以看到率先崛起的就是东部沿海地区,浙江、广东、福建率先得益于改革开放的政策,增速位列123,排位较10年前提高738;而作为原来的工业重镇上海、天津、黑龙江等地区的增速位列312827,排位较10年前落后874位,是改革开放前10年的失意者。

1979年,国家批准广东、福建在对外经济活动中实行“特殊政策、灵活措施”,并决定在深圳、珠海、厦门、汕头试办经济特区。广东、福建率先获得发展的制度优势,此后东部沿海的农村地区率先掀起个体加工业。1984年,国家开放14个沿海港口城市(大连、秦皇岛、天津、烟台、青岛、连云港、南通、上海、宁波、温州、福州、广州、湛江、北海),逐步兴办经济技术开发区。1985年,国家在长江三角洲、珠江三角洲、闽东南地区和环渤海地区开辟经济开放区。

改革开放的前十年可以说是东部沿海率先发展的十年,东部地区凭借制度(实质上也是国家赋予的制度先行优势)和市场(国内经济发展的内在动力)的双轮驱动下,率先发展。其中,江苏凭借原有基础(1978年排位第2)和苏南模式(乡镇企业模式),在改革开放10年后位列所有省区的第一位。山东凭借原先基础和改革制度红利稳步上升。福建、浙江由于靠近台湾位居战备前沿,基本没有得到国家大项目的投资甚至连原先的大项目都搬迁到内地,致使在改革开放之前位居1223位,但改革一声炮响,这两个地方的思想包袱是最低的,也是制度红利的最大受益者。东北的辽宁、黑龙江以及资源大省山西已经开始落后,显示出国有资本主导下的思想和制度包袱。

1988-1998

第二个10年的成绩单:

在改革开放的第二个10年,总体排位比较平稳,还是继续延续原有改革开放的逻辑,制度仍然是地区经济增长的最大红利。发展最快和最慢的地区基本没有大的变化,但是仍有得意和失意者。排位上升最快的三个地区是福建、广西和云南,落后最快的三个地区是吉林、辽宁、陕西。增速前三的地区是福建、广东、浙江,增速最慢的是青海、贵州、吉林。

在第二个10年中,国家在重视东部沿海改革开放的同时,注意到原有工业重镇发展的相对落后,开始采取措施,其中最大的举动就是1990年作出开发与开放上海浦东新区的决定。在第一个10年,上海的增速位列全国倒数第一,排名下降位次位列全国倒数第一,两个倒数第一也逼出了上海的大招,浦东新区的改革开放。在此政策下,在第二个10年,上海排位上升1位,增速位列第10位。除了沿海地区的开放外,国家于1992年实施沿边开放战略,陆续批准黑河、绥芬河、珲春、满洲里、二连浩特、伊宁、博乐、塔城、畹町、瑞丽、河口、凭祥、东兴、丹东等14个城市为沿边开放城市。在沿边战略的推动下,我们看到广西、云南作为沿边地区率先获益,排名均上升了4位,增速分列第6、第7位。而东北以及内陆省份则相对落后。

1998-2008

第三个10年的成绩单:

在改革开放的第三个10年,总体排位比较平稳,中间省份变化较多。排位上升最快的三个地区是内蒙古、陕西和北京,落后最快的三个地区是云南、重庆、黑龙江。增速前三的地区是内蒙古、陕西、天津,增速最慢的是黑龙江、云南、重庆。

在这个10年中,国家于1999年提出了西部大开发战略,2003年提出了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。至此,在前面的20年里被忽视并日趋落后的东北及西部地区开始得到重视和资源倾斜。其中内蒙古地区成为这个时期增速和排位上升的双冠,除了政策的给力之外,也与市场力量有关。中国自1978年启动改革开放以来,首先在农村地区启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,进而自发推动农村工业发展,在90年代后改革重心到城市,进而推动全民所有制企业改革,在国有工人的下岗潮中完成国企布局产业上游、民企布局产业下游的改革。进入21世纪后,随着改革的到位,国有企业凭借产业上游的地位优势进而获得高速发展,内蒙古、陕西等资源国企省份成为这个10年获益最大的省份。而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,在1998年朱镕基改革之后,凭借自身资源集聚优势,在房地产和金融的发展中获益良多,排名前进2位,增速位列第5位。而东北地区的发展虽有战略政策的支持,但国家经济中的市场主导的力量越来越大,这个阶段的东三省仍是逐步落后,内蒙、陕西、山西实质上是资源大省优势的体现,这个阶段也是煤老板横行的年代。而重庆、云南也是这个阶段的失望者,1997年成为直辖市的重庆,在发展的11个年头后,其成绩是让人失望的。

2008-2017

第四个10年的成绩单:

在改革开放的第四个10年,中间地区排位变化剧烈。排位上升最快的三个地区是重庆、陕西、江西,落后最快的三个地区是辽宁、黑龙江、内蒙古。增速前三的地区是贵州、重庆、西藏,增速最慢的是辽宁、黑龙江、内蒙古等地区。

在这个10年,重庆、贵州成为了这一轮的明星,他们都找到了自己的道路。重庆成为了新的投资圣地,而贵州通过确立大数据先行发展的优势,在落后地区率先发展。当然,或多或少还有主政者的资源优势。同时,这个10年除了东三省和资源省的沦陷外,我们还看到了上海的落后,排名再落后四位。这或许也是需要引起重视的原因,而深究其因,上海的发展的支柱是国企和外企,在新一轮的以互联网为重点的科创时代,上海似乎落后了。这也是当政者发出“马云为何不诞生在上海”这一拷问的原因。这个曾因浦东新区的开放而再次崛起的地方,在新时代或许也需要重新寻找自己的定位和道路。

 

蓝月亮九肖